第2580章

苏瑜也瞧见了昭姐儿的小脸上全是闷闷不乐,“出什么事了?”
蝶依就把先前在阁楼上的所见所闻说与苏瑜听了。
苏瑜看向昭姐儿,知她表面看着娇纵跋扈,实则内里纯真友善。伸手将她拉进怀里,抱着她温言道:“告诉阿娘你为何想帮他们兄妹?”
“他们是好人,他们被人欺负,我不想他们被人欺负。”
昭姐儿简单直接的表明了她的心思,苏瑜问她,“昭姐儿,你富有同情怜悯之心这很好,可到底那是别人家的事,何况咱们又是暂住此地,你此番替沈家二房兄妹出了头,等到你走后呢?谁再来帮他们呢?你只能帮他们一时,不能帮他们一世。”
昭姐儿看了看蝶依,听出来阿娘话里的意思与蝶依的话一样,“可宴姝是我的朋友,阿娘,我难得有一个不知道我身份,不会让着我,敬着我的朋友。”
在京里昭姐儿有不少朋友,孙家的哥儿姐儿,寅国公府的哥儿姐儿,白太蔚府上的哥儿姐儿,他们都愿意和昭姐儿一起玩,只是某些看不见的规矩一直束缚着昭姐儿,每次与他们看似玩得很好,但苏瑜知道她并不痛快。
如此一来,沈宴姝成了她心里不一样的存在,她们可以相互争抢五福彩球,可以一起打架,这些经历于昭姐儿来说都是又新鲜又刺激的。所以,她不想这样一个难得的玩伴受伤害。
苏瑜沉沉了叹了口气,看向蝶依说,“罢了,一个小小的王家镇首富,也不是什么大人物,蝶依,带昭姐儿去吧,护着她点安全就成。”
倒像是主子姑娘的作风,所以蝶依没多少意外。
昭姐儿则瞬间仰起小脸,脸上全是笑,“真的吗?阿娘!”
“自然是真的。”轻轻捏捏她的小脸,满眼宠溺。
昭姐儿迅速在阿娘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火速跑了出去。
“蝶依姑姑,我们要怎么帮他们呢?刚才宴姝好像很想给她哥哥吃东西,我们先到厨下去,让苗姑姑给好吃的点心好不好?”
蝶依笑着点了点头。其实适才在阁楼上时,蝶依看到黄嬷嬷离去后,门口还守着两个粗使婆子,一直观察着院子里的动静,公主殿下想送吃食进去可没那么容易。但有她在,好像也不难。
于是二人先去到厨下,昭姐儿拿了好大一包点心,临行前蝶依装了一壶温热水,冻了一整夜的人,就想喝的就该是热水。
一路小跑跑回原来的阁楼,蝶依姑姑会武功,抱着她从阁楼下跳下去不是问题。
昭姐儿上楼时还嫌跟在身后的蝶依慢,“蝶依姑姑,快点,你快点。”
蝶依感觉又好笑又好气,她是跟着昭姐儿的速度在走路好不?
没一会儿二人站到阁楼上,沈宴知还跪在雪地里,沈宴姝母女俩也没散,就在这里陪着他。
只是沈宴知有些心疼沈家二太太,一个劲儿的催促,“阿娘,您身子不好,受不住这冰天雪地,姝姐儿身子骨也弱,赶紧带她离开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