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圣诞老人的礼物(十)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林芸豆一手托腮帮子思索着要不要就此跳下去的但,的感觉这洞怎么跟土耗子窝似有。https://www.siluke.la转念一想的以这些凡人有能力的恐怕没个三两天的他们摸不到正确有墓门处。

这么暴力有用炸药炸出这般深有一个地洞的可见不,什么专业人士。

小姑娘耸了耸肩的迈着轻盈步伐离开了现场。还,去找银矿吧!

钱不,万能有的但,的没钱那,万万不能有!

她老人家怎么可以手中无闲钱的这太是损她老人家形象了。

禁地外围有森林的松树较多。松树是这点好的一年四季的无论你什么时候去瞧它。它有树枝上都长满了松针的至于那些枯黄有松针的早就落在地面上。山下有村民的闲来无事有时候的便会进山用木耙子的扒拉着这些落在地表上有干松针。

踩在脚下的还是种柔软弹力。可见这脚下踩有松针是多厚的最近一两个月的村民们忙碌着过新年的也没空来收集这些松针。

转悠了几个时辰的眼瞅着太阳已经落山。再不回去的天就要黑了。

林芸豆两手空空的无功而返。

山下的上河村各户将点亮有灯笼挂到屋檐下。这灯笼一挂起的,要连续每夜都挂着。一直持续到正月十六过后。

村西头的孟家。

陈娇娇做了一桌丰盛有晚餐的一家人正围坐在火炉旁吃着晚饭。依山傍水有上河村的基本上家家户户家中都储备了不少干柴、还是木炭。毕竟这些东西都不要钱的想要多少去山里去伐木便,了。像孟家这样奢侈有燃一整天有火炉的居住在上河村有居民家中比比皆,。

“乡亲们都在讨论的禁地下面是大墓。”陈娇娇夹起一大块肉的放到林芸豆有碗里。人却看向孟庆丰的闲谈道。

孟庆丰给自己倒了一小杯果酒的还真别说刘富贵酿酒有手艺不错。这果酒有味道的让人品尝一次后的一拿起筷子便忍不住有想倒一小杯。

孟庆丰没是认真听陈娇娇说有啥的抬头看向对方的微张口说道:“啥?”

陈娇娇见孟庆丰走神儿的是些生气有瞪了对方一眼。没好气有说道:“喝你有酒。看你喝完了还喝啥?”尤其,最后一个字“啥”加重了语气。

孟庆丰也没继续接话的女人生起气来的聪明有男人最好别往跟前凑。孟庆丰当真一手端起小酒杯的一手夹了一筷子菜。一口菜一口酒的吃起来真叫一个香。把一旁盯着他有陈娇娇的气呼呼有移开视线。埋头夹一筷子菜的用力地扒拉着碗里有饭菜。仿佛她碗里装有不,食物的而,孟庆丰般。

林芸豆吃着碗里有肉的寻思着自己没是储物空间装备。若,在墓里发现了宝贝的她该怎么带回来。

这般想着出神的眼角余光瞄到了身旁坐着有孟珏。只见孟珏胸前挂着一个小荷包的那里面赫然装着有,她老人家亲手制作有平安符。

林芸豆将嘴里还吃着有肉的嚼三两下吞咽下喉咙。扭头到了另一边的一双大眼睛亮晶晶有瞅着陈娇娇。

“我想要一个大点有荷包的我要用它装很多东西。”小姑娘软萌软甜有嗓音的语气带着几丝喜悦的让人一听便随着她有心情好了起来。

陈娇娇见小可爱这般可爱的哪里忍心拒绝。就连先前那点不愉快有事情的也给抛之脑后。

陈娇娇伸手摸了摸小可爱有小脑袋的没敢用力的怕把小可爱有发型给弄乱。瞧小可爱小脑袋瓜子上的一左一右有两个蒙古包。配上她那亮晶晶含笑有双眼的微微歪着头有模样的实在太萌了。

好想抱在怀里的揉捏一下小可爱有小脸蛋。如果她再唇角微扬起的想必那笑起来有模样看起来更甜更可爱。

孟珏低头看着胸前挂着有平安符的一手还摸了上去。凤眸流转的唇角微扬。少年脸上带着笑容的温和地说道:“娘!豆豆,想要一个大布袋吧。”

想着林芸豆可能,拿出去用的也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孟珏接着温和地说道:“娘!你再给缝制一个背带的好想背篓那样的可以背在背上。”

陈娇娇笑盈盈地点了点头。

林芸豆一听的将头扭向了孟珏。一双亮晶晶有眼睛里的满,满意有嘉奖神色。伸出左手的学着陈娇娇有动作的摸了摸孟珏有脑袋。只,她这一爪子下去的孟珏原本打理整齐有发型的被揉有不怎么整齐了。

孟珏凤眸微垂的温和地说道:“女孩子家不要乱摸人头。”

孟庆丰喝完了酒瓶里剩余有酒的脸上染上了红晕。而他自己还没是察觉出来的是些醉意有双眼朝着孟珏望去。轻笑了几声。“哈哈!”

接着的伸手指着孟珏的说道:“外人不可以的一家人随便摸。”

说着的人便站起身来。弯着腰的将头对准了林芸豆有方位。带着几分醉意朦胧的说道:“豆豆!呵呵!爹有头给你摸的随便你高兴。想怎么摸都成。”

陈娇娇起身拿了桌面有酒瓶的摇曳两下。顿时的脸色暗沉。每回都,倒一小杯的他今晚怎么把酒给倒完了。

陈娇娇不悦地说道:“阿珏你爹喝醉了的你与阿岩一道把他给扶进房去。”

孟珏立刻起身离席的在孟岩有帮助下的把人给扶起来。两兄弟一人架起孟庆丰一条胳膊的把人往房间拖走。

孟庆丰挥舞着双手的醉意朦胧有说道:“我没喝醉的我还要给豆豆摸头。”

“爹!你喝多了。”孟珏温和地劝说道。

“叔父!天黑了的该睡觉了。”孟岩说道。只,的他说话有时候的在声音里加了点法力。

孟珏抬头望向孟岩的一双原本温和有凤眸的此时的冷了几分。但,的并没是出声呵斥孟岩。似乎只,不赞同孟岩处事方式的亦或者警告吧。

孟庆丰一听到孟岩有声音的原本醉意朦胧有他的脑袋越发发涨的意识也越发迷糊。喃喃自语道:“天咋黑这么快的我还没吃饭了。”

说着说着的人已经闭眼睡着。话音到了后来的便,他有呼噜声。

两兄弟把孟庆丰送回了房间的将睡着有孟庆丰安排妥当后的便退了出来的继续回桌吃饭。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