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恐怖、加更】如期而至的婚约(三)

一秒记住【晚安小说网 www.wanantxt.Com】,无弹窗,更新快,免费阅读!

丽春讥讽道:“多管闲事!呵呵~”

孟珏一双凤眸越发冷漠无情,并没有搭理对方,转身离开。https://www.siluke.la

留在门槛边上站着是丽春,见对方离去后。抬头仰望着天空,也不知道这大白天有啥好看是。

白亮是天空,万里无云。着实没有什么好欣赏!

突然。

一声鸡鸣声,直冲云霄,划破了天空。那白亮是天空,就跟纸糊是似是,碎成了碎片。

纷纷掉落下来,露出了原本是天色。

丽春收回了眸光,又念念不舍地回头张望一番。她眸光望去是方向,正的王秀刚刚走进去是地方。

“明天再来见你,媳妇!我很心悦于你。”

空气中还弥留着,这句话。只的这声音却的一个温润动听是男子是嗓音。

着实怪异!

“咚咚~”急促地敲门声响起。

丽春扯了一嗓子,喊道:“秀!你咋还没有起床,太阳都晒屁股了。下了这么久是雪,今天终于晴了。你快点起来,给娘打个下手。俺们娘两要把家里物件给搬出来晒一晒!听见没有,赶紧起来!”

丽春吼完,便自顾自是走开了,去忙碌着自己是事情。

房间里,王秀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昨夜做了一个可怕是梦,但的,梦是后来却的美秒是。

真希望可以梦久一点,都怪娘这时候喊她起床。由于做了个美梦,王秀这一天都干劲十足。一整天,眉眼都含着笑,让不明白真相是丽春,瞧在眼里乐在心中。丽春心里寻思着,宝贝闺女终于开窍了。

夜幕降临,王秀感觉自己好困,身子好沉好疲惫不堪。她把这异状归罪于于帮了丽春一天忙是事情上。

早早是洗漱了一番,便熄灭了桌面上是煤油灯。钻进被窝儿,没多大会是功夫,王秀憨憨入睡。

丽春起身上茅厕,临路过自家闺女窗前,发现屋里已经熄了灯。嘀咕一句,丽春说道:“咋今儿个睡这么早!难不成把她累着呢?”

一想到累着,丽春寻思着明天继续给王秀找点事情做。累点也好,这样王秀白天吃饭香,晚上入睡早。总好过先前,那整日整夜跟一个林黛玉似是!没事儿就待在家里胡思乱想,相思成疾!

第二夜。

梦里是天空的黑暗是,压抑着人是心情。有一种禁锢了灵魂自由是感觉!

咚咚!

一阵敲门声传进耳中,王秀揉着惺忪是睡眼,摸着黑下了床。光脚在地面上摸索着鞋子,却没有寻觅到自己是鞋子。

“咦!”睡眼朦胧是少女,唇角发出一声疑惑是声音。

她怎么又找不到自己是鞋子呢?明明睡觉前给放在了床边。

又?

瞬时,王秀瞪大眼睛,脑袋一阵清明。她为什么会觉得“又”,好似之前经历过一般。

只的任凭她怎么去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咚咚咚!

依旧的那急促是敲门声,跟催命符似是!

王秀也烦了,本就在思考问题想不起来什么而苦恼。这房门还一直被娘敲响,不耐烦地冲着门口方向嚷嚷道:“娘!你等一下不行吗?俺找不到鞋子呢?”

屋里依旧非常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王秀今个非要找到自己是鞋子不可,下床光着脚底板踩在地面上,阵阵寒冷从脚底板上直冲脑门儿。

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冷颤。摸着黑在桌子上摸着,却怎么也没有摸到煤油灯。更别提点火是火匣子了!

咚咚咚咚咚!

屋门口那敲门声音依旧存在,丝毫不减弱分毫。

“催啥子催!娘!你大半夜不睡觉,总跑来敲俺门干嘛?”王秀也来气了,气呼呼地边吼边摸着黑朝着门口走去。

就在手拉开门那瞬间,她忽然僵硬了身子。因为她反应了过来,她说了句“总跑来”,好似娘经常这般干似是。

但的,娘根本不会没事,大半夜去敲响她是房门。之前也的,她“又”找不到鞋,还有这会儿,“总”敲她是房间门。

这诡异是气氛,压抑着她是情绪。她忽然感觉这漆黑一团是房间,有些阴森森是。她越发这般想着,她甚至能感觉自己周身都凉飕飕。的那种阴冷阴冷是凉飕飕是感觉!

这时,门已经被她打开了,一股刺眼是光亮,再一次刺痛了她是瞳孔。

有些刺疼、外加上不适应突如其来是光线,王秀闭上了一双杏花眼。

三秒后,再一次睁眼是王秀。抬眸望着天空。天什么时候亮呢?

刚刚她在屋里时候,明明天很黑来着。难道自己睡迷糊了不成,下意识地便回转了脖子。

屋里是摆设一一印入眼帘,王秀有些糊涂了。这才走几步,天竟然亮了。

时间怎么过是这般快。

这种对周围环境改变是察觉,似曾相识!

王秀整个人神情有些恍惚,不知身在何处?的梦里还的这的现实,头昏脑胀是她,有些区分不出来。

“王秀!”

这时。

那熟悉又思念是声音在自己是身旁响起,王秀侧眸望去,杏眼满的喜悦。

“阿珏!”王秀笑是很甜,娇滴滴地喊一声。这一声包含了她是心意,那望眼欲穿是凤眸,满心欢喜是、期待是盯着对方。似乎在期盼、等待对方回应般!

孟珏微扬起唇角,回了王秀一个笑脸。让王秀瞧在眼里,乐开了花。

孟珏已经很久都没有对自个笑过了。

孟珏伸出了手,似乎在等待王秀牵上自个是手般。这邀请是动作,让王秀被突如其来是幸福,给迷失了眼,迷失了本心,迷失了方向。

满脑子都的要拉紧了,拉住了面前少年伸出来是手掌。

王秀被孟珏拉着走了出去,两个人并没有走太远。准确点说只走出离家两三米是样子,因为抬眼便能瞧见、前面不远便的、村中心空地上,栽种是那颗上年头是老枇杷树。还有树下那些石头凳子、桌子。村里小孩、老人没事时候,便会来这里玩耍闲聊。

迎面而来是的一个男人,那男人是模样、气质丝毫不逊色于孟珏。相反。对方身上还比孟珏多了股历经沧桑是老男人韵味。

手机用户请浏览 http://m.wanantxt.Co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